悼,強哥

我應該祝你一路好走。
但,我更想罵你,偏偏話到嘴邊一次又一次吞了回去。

我構築不了什麼有意義的言詞。
腦中只剩下我們房中的那缸樹蛙、那張地毯,還有把酒暢談那個女孩的情景。
還有還有…樓下有胎記常吃榴槤的房東太太,那台拉長前叉的huskey。
我仍舊經常經過那邊,每次都會想起你。

我還是想罵你,可是我說不出口。
你該知道,我並不想那樣說。
而我偏偏只能祝你一路好走。